阅读内容
林苑话廊——讲述我与林学的故事(第三期)
发布日期:2017-06-03 16:26:19      发布单位:林学院

本期林苑话廊的主讲嘉宾是丁宝永教授,丁老为造林事业奉献一生,在美丽的帽儿山林场谱写出一段佳话。

 


 

个人简介
丁宝永教授,辽宁省海城人,1932年12月生。1957年毕业于东北林学院林学系,历任东北林学院帽儿山实验林场副场长、东北林业大学科研处处长、东北林业大学学报主编、东北林业大学造林学科带头人、黑龙江省生态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国家发明奖评审委员会林业专业组委员,1992年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主要研究成果
丁宝永教授长期致力于森林培育的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从“七五”开始,先后主持国家攻关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基金项目、省部级课题20余项;获得国家二、三等奖3项,省(部)级一、二、三等奖7项,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4部,创造性地提出了优化群落结构造林方法和基于小群体相对分级的落叶松人工林动态间伐技术,丰富了森林资源培育的理论与技术体系。多项技术成果被列入林业行业标准和黑龙江地方技术规程。

在取得丰硕的科研成果的同时,丁宝永教授紧密联系生产实际,亲手营造了大面积各类人工林,现已成林,不仅是后备森林资源培育与林业生态建设的突出贡献者,也是林业科研工作者中把文章写在大地上的典范。

 
 


 

丁老为我们悉心介绍了帽儿山林场建设的历程,深情讲述了林场的前世今生,带领听者追忆往昔。

一、古代山林,参天碧绿

丁老首先介绍了古代的森林的模式和现代的森林模式的异同,也提到了古代的森林模式非常庞大,我国古代森林覆盖率高达60%,树木参天,遮天蔽日,物种繁多,溪水清澈。

 
 


 

二、近代森林,损毁惨重

以帽儿山为例,丁老道起了如今森林所遭受的破坏。以前,帽儿山有500到600万立方米的植被蓄积量。战争年代俄罗斯为收取木材材料修建铁路,采伐三年,掠夺了大量林木资源,后有日本侵占东三省,发现杵榆材质坚硬细腻,是木工不可多得的好材料,于是大量盗伐。日本侵略者专挑古树砍伐运回日本,做成刨子、车轴、屋门,现在在日本仍可看到用其所制成的成品。除日本侵略者,俄罗斯工匠也极钟爱杵榆,造成了植被的大量破坏,帽儿山遍生荒芜,飞沙走地。

 

 

三、着手恢复,紧抓实干

面对林场的现状,刘成栋院长和周重光主任(兼场长),做出几项重点指示,主要是加快荒山造林,建成教学、科研与生产基地,要励精图治,艰苦创业,不要吹牛,一切从实际出发。

丁老担任东北林学院帽儿山实验林场副场长多年,一直致力于帽儿山的植被恢复工作,他提出:“要恢复生长量,恢复蓄积量,产量尽早上去,要在空隙中造林,一山一沟造林,在老山和蜜蜂两个施业区的沟壑间完成造林成林。”

四、环境问题,积极克服

丁老提出了东北地区的环境问题:风害,沙害,盐碱地等,丁老及老一辈学者在工作中克服了这些环境问题,恢复了帽儿山实验林场的生态环境。

五、实习建议,亲切叮咛

丁老认为我们实习不应该只局限于帽儿山国家森林公园和凉水国家自然保护区,应该扩大我们的实习范围,增强我们对植被分布以及植被保护的了解。
丁老的学生、水保专业学科负责人陈祥伟教授也亲临现场为我们讲述他眼中的丁老,陈教授从另一个角度为我们介绍了丁老与林学的情缘,他认为丁老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发表的学术论文众多,而是我们如今所拥有的那片丰茂青翠的帽儿山,这是丁老所带来的无比珍贵的贡献,实验林场造福了一代又一代的林学人……

 







林学院每个阶段的发展和成长都是每个林学人必须了解的,这是林学精神的延续,也是创建林苑话廊的初衷。聆听丁老对帽儿山林场阶段性发展脉络的讲述,我们能够看出丁老是林学院发展的见证人和具有突出贡献的参与者,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和学院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也正是由于老一辈林学人在林学事业中勇于献身,不惧艰险,历久弥坚,才有了诸如帽儿山林场这样的珍贵财富。相信丁老的讲述已经深刻烙印在每位在场学子的心中。栉风沐雨,砥砺歌行。如今的我们应认真继承老一辈人的衣钵,弘扬优良的林学精神,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丁老虽已年过耄耋,在讲台上依然精神矍铄,分享着他与林学的故事,在这里我们体会到前辈创业者的艰辛,体会永不言弃的林学精神。

东北林业大学林学院